科学性病防治网
一位艾滋病患者和五个发廊妹
一位名叫涂俏的女记者撰写了《一个艾滋病患者的最后日子》,记载了一位年仅36岁的深圳年轻人,9年前在泰国打工时因意外事故不幸感染艾滋病毒与病魔抗争的故事。如今,他虽已为时不多,却仍满怀希望地生活着,为社会奉献着极其微薄的力量。稿件发表后引起较大反响。这位记者近日又撰文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记叙了―――  

    一位艾滋病患者五个发廊妹的故事  

    这5位小姐称我为"救命恩人",但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自己是一个连自救能力都没有的人。既然上苍不知什么原因已经惩罚了我,我决不让这种惩罚落在这帮女孩子的身上。每次去发廊理发,我指的是除去特别高档的发廊外,一般的小发廊有"特别服务"的。看到个性比较温和的女孩子,我就会主动靠近她,忠告她,快离开那个特殊的队伍。一年半中,我已经解救了五位发廊妹。  

    第一位发廊妹  

    1999年2月份,我脖子上的大面积疱疹基本上治愈。因为治病敷药的需要,大约有两个多月不能理发。这天,我去我家附近一间发廊洗头。  

    洗发时,老板娘兴致勃勃地和我聊天,说他们提供全套服务。我当时头疼得厉害,就对老板娘说,你给我找一位小姐按摩一下头吧,要力度比较好的,真正懂得正宗按摩的小姐。老板就找了一位肥妹来帮我按摩。肥妹真的很肥,肥嘟嘟的,挂着一脸笑容。我问老板娘在哪里按摩?她说在另外一个地方。然后,肥妹带我去发廊附近的一个2楼房间,让我独自在里面等了近10分钟。怎么不见人影呢?我急了,只好抱着仿佛要炸开的头,歪坐在房间沙发上等候。我等了许久,几乎不耐烦准备甩门而去了。这时,肥妹才姗姗而来。她穿了一件性感的晚装,脸上的妆已经卸了,露出原本的苍白,也就显得真实。我问她为什么去那么久?她说要回宿舍一下,接着将我一推,笑容有点暧昧,说了些浪声浪气的话。我终于明白了她的特殊职业,我的头更加痛了,一把将她推开,赶紧离开了肥妹和那间令人头疼的小屋。  

    两天后,我打电话到发廊找肥妹。我在电话中和她谈了一个小时,告诉她这个行业的可怕。我说,看上去你是个有主见、懂得珍视自己的女孩子。但做的时间长了,引诱太大,你就不是你自己了,你回家乡父母也会诧异你变化太大太可怕。还有,有些致命的病是在男女同床时感染的。艾滋病就是在性交时把病毒传给对方。我没有说出口的是,我是个艾滋病患者。我对肥妹说,如果一个男艾滋病患者,他仇视这个社会,他又生性下流,就会找许多女孩子发生关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你远离父母亲人,一旦染上性病或艾滋病,谁来帮你……她"唔唔"地听着。然后,我约她当天傍晚7时在福星街的街角见面。  

    肥妹果然如约而至,我塞了一个礼品包给她。包里面有两件礼物,一件是性病书籍,是我打完电话后,专门去书城买的。一件是一个从泰国带回来的银包。银包里夹一封短信,上书:相信真正的友爱可以救你一生。希望你醒过来,好吗?你会有灿烂的明天,从现在开始。第3天我去找她,我想看看她是否还在那里。老板娘说,她回老家了。  

    第二位发廊妹  

    去年春节前半个月,我从老家回来后,满身抽痛,十分难受,这和我的病有关。那天,我骨头疼得浑身冒汗。我到认识肥妹的那家发廊里去洗头,发廊又换了一个老板娘。老板娘油嘴滑舌地又开始拉拢我:"今天来了一位小妹,很乖的。你信不信?"我顺着老板娘的指点望去,看到她坐在那里。洗完头走到她身旁,我发现她长着一双丹凤眼,清秀而乖巧,是一般男人看着都会心动的女孩。  

    我跟着她一起走进了第一次和肥妹呆过的地方。她的确是刚来的,还要别的发廊妹领路。  

    过了两分钟,我试探地问她:"怎么收费?"她倒挺干脆的:"不戴套150元,戴套100元这位小妹话音刚落,我的心突然痛了起来。我实在不明白,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妹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我腾地站起来,塞给她200元钱说:"小姐,今天我有急事,就到此为止吧。我还会来找你的。"  

    分手时,我问她要了传呼机号码。她问我能不能给她电话号码,我说有空我会来找她。我告诉她,我姓"肖"。那段时间,我刚好去了一趟福州。四天后,我回到深圳。  

    大概是早上10点多,我传呼她。一直传呼了3遍,到下午2时半她才复机。我们在振华路上一个中餐厅里共进晚餐。那天晚上,其实是决定小妹终生的一个夜晚。我点了一瓶啤酒,要了两个杯子。我告诉她,我今天所说的做生意,不是想对她干些什么,是想救她。"人家包二奶只包几个月,我包你一生。"她渐渐地被我这些话吸引了。我慢慢地对她说:"我希望你能够离开那种生活环境,摆在你面前的不幸都来源于你的生活环境。我体谅你,因为我关爱你,我有个表妹跟你一样大。我不希望你再做这个事。希望你好自为之,也希望你今天能够真正了解我。"  

    我们谈得很投机,我跟她谈了我的婚姻与家庭,告诉她我从国外回来以后,在再次出国体检时查出得了绝症。但那时,我还没有说我是HIV携带者,只说我在3年半前得了血癌,是被医生在死亡线上抢救回来的。  

    在马路边分手时,我又絮絮叨叨地说:"你回去吧,我相信你迟早会醒悟的。你要坚决不去干那种事,这就叫觉悟,叫洁身自好。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万一要做,也一定要采取自我保护措施,好不好?你赶紧打电话给你爸妈,说你春节要回家。"她面露难色:"我没有钱啦。我每天赚一点点,一下子就花光了。"我说:"如果你答应写信给你爸妈说你要回家,我送1000元给你回家。"  

    分别时,她很礼貌地和我握了握手。  

    春节过后,我记得是正月十一吧,我们相约在老地方见。我发现在我到达之前,她一直在抹眼泪,说身份证丢了,不知怎么办。她觉得我是她离家两年半内,她发现的惟一不说假话的男人。她订了票,准备赶在元宵节前回家,与爸妈团聚。她还有点小小要求,她后天走,要我去送她。  

    记得那天,我们走到罗湖商业城底层的停车场,她在这里乘大巴去广州赶乘火车。她说口渴。我要了两杯热咖啡当酒,举杯向她说:祝你一路平安!我将1000元的红包递给她。我说:"小妹,小小的红包代表我和我太太给你的祝福。希望你快乐!幸福!我们希望你回到父母身边,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找一个中意的男朋友,结束流浪生活,我也就放心了。假如一切都不如意,你还相信我,就回头来找我。深圳这么大,一定能找到适合你的工作,走一条新路,好不好?"她含着眼泪,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了一段日子,她又回到深圳来了。她慢慢的变了,变得越来越好。她手中的钱越来越少,少到没有钱买一瓶矿泉水,但她还是没有出门去干老本行。后来,我才知道,她只读了小学五年级,17岁被人拐卖,被人包过三回。她的个人经历很惨很惨。在谈到她未来的时候,知道她有一个男朋友,一年多没有联络了。我鼓励她和他联络。3天后,这个一直牵挂她的男人来深圳找她。如今,他们一同在深圳打工,她找了一份航空公司售票的工作,他还没有找到事做。我祝福她,更祝福他们俩。  

    第三位发廊妹  

    春节后,在第2位发廊妹回家后不久,我照例去洗头。我为什么频繁洗头呢?说来令人伤心。我患病后经常莫名其妙地头痛,不得不一个星期洗3次头,洗头时让发廊妹按摩一下,能缓解好几天头痛。我注意到一位姓李的小姐,四川妹,长得很乖的样子,头发短短的,像我妹妹一样。  

    李小姐约我上去"做生意",我为了救她,也就和她一同走进了那间我去过两次的屋子。我对她说:"我今天不是来找你干那个的。我的人生很曲折,很悲凉,如果够朋友的话,我们可以聊聊天……"  

    她突然哭了起来,以为我看不上她,已经没有女人的魅力。她在老家被男友抛弃后,独自从老家来深圳谋生,赌气干起了这等营生。她几乎对自己失去了自信。  

    我坐在床头,和她聊天。由于她不知道怎样保护自己,已经患了严重的性病,医生还怀疑她患上了宫颈癌,整个子宫都有恶化的迹象,全都摘除了。经过一番交谈,她觉得,我根本不像那些常来找她的浪荡男人,是可以信任的。她妹妹刚刚失业,年龄太小,涉世不深,她对深圳男人不放心,想将妹妹托付给我,让我帮她代管一下。  

    我答应了,约定次日上午,我在"麦当劳"等她妹妹。谈过话之后,我交了一点资料给她,叫她去做市场调查。不久,她将最新型的20多个品种的电阻产品一一报价给我。她妹妹还不错,工作很努力。我便找了一个朋友关照她妹妹,在朋友的店里挣一口饭吃。  

    5天后,我致电给她说,你必须尽快离开这一行。我可以帮你找一份工作,就算钱少一点,也比这个工作好!最起码,你会干得心安理得。假如你染上艾滋病怎么办?你已经"中彩"一次,毁掉了你的子宫,假如你"中彩"第二次,你就完了。一个星期后,她打电话给我,是从老家打来的,她在那里找了一户人家做保姆。我握着听筒的手微微发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现在,我们还有通信往来。  

    第四位发廊妹  

    第4位发廊妹是那间发廊里面的理发师。那天我洗头时,老板一个劲儿地说,今天让师傅陪你,我吓了一跳,敢情理发师傅还干这等事?我倒要观察观察。我说:"好吧,让理发师傅陪我兜兜风1老板娘立即改口说,要带出门,不止50元钱,要买时段的。我啪地给了老板娘100元钱。老板娘笑逐颜开地送我们出门。这位理发师今年24岁,喜欢打麻将。那天,她打麻将输了,没有钱,被老板娘撺掇着接客。我们从滨河路一路走一路聊,走到中心公园的空地上,又聊了半个小时。我说:"你有手有脚有很高的手艺,又不是没有活路。今天老板娘叫你干这一行,你是为了什么?""我昨天赌输了800多元,今天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我忠告你,不要赌了好不好?你嗜赌如命,害的终究是你自己。先是破财,后是破身,做女人的一点尊严都没有了,你图什么?我想跟你交朋友,刚才交了100元钱给老板娘,这都是为了你,不是为了我自己。这100元很难赚的,我投资十来万的店,有时一天还赚不到100元。我刚才去洗头,看见老板娘劝你出来,我简直不敢相信……"  

    她一句话也没有说,从裤袋中掏出一支圣罗兰女士烟,抽了起来。她抽了一口说:"今朝有酒今朝醉嘛。干那种事也不是我愿意的,反正我觉得,好像你一样,如果你真的不想干,你跟我来这里干嘛……"  

    我唰地站了起来,凶巴巴地说:"这样吧,你觉得我是你的朋友的话,你想通了再来找我。我将我的电话号码给你。今天不跟你聊了1"你给我电话也应该给我地址呀1我告诉她我家的地址后,就走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去找她,问她想通了没有。她默然良久,望我一眼,又低下头去说,她想和我交朋友。我告诉她,我已经结婚了,鼓励她去找别的男人。她想离开那家发廊。在仔细地想过我的那些话后,她觉得我是对的,最终受害者是自己,她和老板娘还吵了一架。我说:"你要想通的话,别再干那种事情。"3个月后,她在家乡贷款开了一家理发厅,自己做老板娘。她打电话告诉我,她的理发厅里没有一位坐台小姐,因为她不喜欢这样做。由于服务态度好,服务质量高,生意一直不错。  

    第五位发廊妹  

    第5位姓罗,是另一家发廊里的洗头妹,她头部按摩按得很好。每次帮我按摩后,我的头都轻松很多。我有时还专门去找罗小姐做头部按摩。  

    这家发廊比较正规,但是,还是有小姐在做这种事。罗小姐在帮我按头的时候,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天。一次,她叹了口气说,人生很苦,干这一行没有出头之日,又怕男友误解她。我约她出门,给她灌输一些东西。碰巧她不想再干这一行了。想叫我帮她找工作。我问她的学历,她说高中毕业。我让她写下她的名字给我看。我发觉她的字很流畅。从她的谈吐和随意写出的几个字,可以判定她是高中毕业生。"你高中毕业,不难找工作的。"  

    她说很难,本地话不太流利,找工作很费劲。过了3天,她去我店铺找我。正巧水珊也在店里,水珊泡了一杯茶给她喝。那天,她买了一枝鸡冠花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在店中?我说,我在店里。她拿花进来的时候,看到我的太太坐在那里,就将花递给水珊说:"这花是送给你的。"水珊笑起来,打趣说:"到底是送给谁呀,是送给他还是送给我的?"她的脸红了。她和男朋友吵架后,还来我家和水珊聊天,驱散心中的郁闷。我和水珊认为,小罗很自爱,还是有前途的。最近,她来电话说:她已经在一家油品公司上班了。  

    我为一切健康向上的女孩祝福。就在我的日子愈来愈少的时候,我向所有朋友祝福,祝福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