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比性病更可怕的……
本报记者在太原市采访时,听到最多的议论是"性病诊所、性病广告泛滥成灾,山西省、太原市的职能部门干什么去了?"  

    在山西省卫生厅医政处,一位负责人简单告之:"正在整顿。"记者请他介绍一下"整顿"的情况,他头也没抬地说:"不想说。"  

    记者随后来到山西省工商局商标广告处,一个身穿紫红色恤衫的男子,不知哪来的无名火:"采访广告管理问题,你到国家工商局去!"  

    一位知情者说,为什么太原市的性病诊所和性病广告会泛滥成灾?说穿了就是与各部门都有利益关系。太原市卫生局副局长李文学对记者说:"这些性病广告的批准文号都是1997年的,按照国家规定,医疗广告的有效期为一年,山西省规定为3个月。从1998年起,我们没再批准过性病医疗广告。"但是,这些现在仍在发布、内容已经被完全篡改、明显虚假的医疗广告,管理部门却充耳不闻,任凭它危害社会。  

    此后,记者几经辗转,找到了一位曾在性病诊所坐诊、现在"良心发现"的老专家。据他介绍,杏花岭区中心医院的性病门诊就是在1997年由福建莆田人陈某和林某承包的,楼上楼下各有一间3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8000元;随房出租的还有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工资由承租方负责,租期3年。  

    林某本是一个农民,他的叔父长期在太原开性病诊所,赚了大钱。后来,他的叔父到外地开辟新财源,老根据地就交给了林某。现在,杏花岭中心医院性病门诊、山西省皮肤病性病防治所等数家大型性病诊所,均是林某麾下的摇钱树,其中,他承包的省皮防所每年租金60万元,租期3年。  

    就是这家"省字号"的性病诊所,每年仅在媒体上投入的广告费就达500万元。  

    这位要求不披露姓名的老专家还说,在太原市开性病诊所的主要是莆田人,也有本地人,但有实力的莆田人不会自己坐诊,他们想方设法疏通医疗卫生部门的关系后,从一些声名显赫的国有大医院或专业医疗研究机构承包门诊部,像山西省皮防所、杏花岭区中心医院性病防治中心等均属此类。  

    同时,他们还要聘请几个较有名气的专家充当招牌,但这些专家要么同流合污去坑人,要么被晾在一边,每天拿50元的"陪坐费" 承包者要的就是你的这块招牌,以此对外打出"大医院"、"著名专家"的广告。  

    这些承包性病诊所的私人老板心狠手辣,他们摸准了性病患者不敢声张的心理,对聘请来的专家公开教唆要"大胆心狠手不软",对来看病的先不要说没病,至少不能有阴性,怎么都要弄个阳性,把病人留住。  

    这位63岁的老专家气愤地说:"有时我开药时,老板就坐在旁边,叫我开要贵的,量要大。100多块钱一支的药,一开最少10支,我开药开得手都软了,不仅如此,这些私人老板不准专家开导性病患者,要把问题说得越严重、越恐怖越好,往往一个人患病,就要说你一家人都要有病。性病我以前都看过,哪有这么严重,动不动就要上万元。后来我发现有的病人被吓得都有点神经了,一个患者对我说,真想自杀。我感到,这样下去人的良心都要变黑了,我离开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