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女教授大战性病游医
今年72岁的高耀洁是治疗妇瘤病的专家,河南中医学院的教授。  

    1996年4月7日,河南省一家部队医院接诊了一位女疑难病患者,邀请高耀洁前去会诊。患者下腹部一片暗紫色的斑点引起她的怀疑:"是不是艾滋病 ?"一化验,果然如此。原来这位患者在早些年生病输血时染上了艾滋病。各种药物在这个"超级杀手"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4月28日患者撒手西去前,她用枯瘦如柴的手拉着高耀洁说:"高大夫,我就是输了一次血,咋就会没治呢? 我不想死啊!我还有丈夫,还有小孩子,他们都离不开我呀……"  

    这是高耀洁接诊的第一个艾滋病患者。患者的表情及话语刺痛了她的心:作为一名医生,她眼睁睁看着患者被病魔夺走生命却束手无策,一连几天都寝食难安。  

    几天后一个计划在高耀洁脑中诞生了:她要尽自己的力量让全社会了解艾滋病、关注艾滋病、远离艾滋病。从此,她谢绝给病人看病,走上了坎坷而漫长的 "防艾"之路。高耀洁告诉记者:"看病,我一天最多能治几十个病人,而宣传 ’防艾’,每天都能使成百上千的人受到教育,从而挽救更多的人。"  

    1996年11月,高耀洁筹资印制了第一批宣传预防艾滋病、性病的资料 。她和朋友来到人口流动大的火车站、汽车站广场,一边散发资料,一边讲解 ,一部分人乐意看资料,可是不少人并不领情,把资料扔在地上。  

    高耀洁只好另辟蹊径,在报刊上发表"防艾"文章,通过妇联、工会、卫生 局、计生委等组织及亲戚朋友散发资料,并"送货上门",亲自到各企事业单位 、娱乐场所及居民区送资料,重点是三陪小姐经常出入的娱乐场所。  

    有一次,高耀洁拿着"防艾"资料到一家夜总会向三陪小姐们散发,小姐们如遇洪水猛兽般躲来躲去,有位胆大的小姐接过资料看了看,见是防治艾滋病的 ,便揉作一团扔进垃圾篓,并嚷道:"老婆子,还不快滚!这东西让客人见了还会来这儿,他们不以为我们有艾滋病才怪呢!"夜总会老板闻讯赶来,像见了仇人似地将高耀洁撵了出去。  

    诸如此类的事让高耀洁大惑不解,但她始终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截至目前 ,她已自费编出六期防治性病、艾滋病资料,每期印刷三四万份,为此她已花费数万元钱。1996年以后她又出版了《艾滋病、性病的防治》、《女性病防治大全》等多部书籍。这些书出版之后,送的多、卖的少,高教授又贴进去了几万元。  

    好心人劝她别再做这种赔本的买卖了。她觉得,钱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人生在世总得为世人留下点什么。我能干些有意义的事,心里踏实!  

    1997年秋季,河南某大学一个四年级的女生患了尿路感染,到一家性病治疗中心却被诊断为淋病。医生说:"病得厉害,得赶快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女生吓得心惊胆战,遂遵医嘱,向老师、同学借了2000多元钱打了三次"特效针"(其实是普通的抗生素),还不见好。这个大学生实在无钱再治了 ,走投无路之际准备跳楼自杀。  

    自杀之前,女生想到曾到学校讲过课的妇科专家高耀洁,便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给她打电话,问她该怎么办?结果吃了一周的红霉素后这名女生就好了。  

    女生的"悲惨遭遇"让高耀洁心里沉甸甸的:如今的性病游医太猖獗了,的确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高耀洁对记者说:"过去街上的银行比厕所多,现在街上的性病诊所比厕所更多,性病专家比病人多,虚假广告从电线杆到报刊电台,到处都是。"于是,高耀洁决定调查性病诊所。  

    为了全面掌握有关情况,高耀洁乔装打扮成病人或病人的家属,在几个月内行程近万里,对河南省50家大小医院、性病诊所明察暗访后吃惊地发现:许多 游医没有行医资格,有不少人甚至对医学知识一窍不通,他们利用骗来的钱收买某些医院、防疫站的贪官,承包租赁其科室,摇身一变成了治疗性病的专家;再用巨款收买了一些吹鼓手,在报刊、电台、电视台上做广告,诱人上当;更有" 高明者",还花钱购进现代化仪器助威(其实只是做一个唬人的摆设),雇来当地"肯为五斗米折腰"的所谓专家教授坐诊,欺骗性更大。  

    高耀洁震惊了。  

    1998年1月24日,高耀洁亲手将自己的调查报告交给时任河南省省长的马忠臣(现为河南省委书记)手中。  

    1998年3月,河南省政府召开了全省整顿医疗市场电视电话会,研究部署集中整治措施,一场整顿假医、假药、假医生的活动在全省展开,效果明显。  

    正当高耀洁为自己的工作见到实效而略感欣慰之时,各种出人意料的麻烦也随之而来。  

    首先受牵连的是她的女儿郭炎光。郭炎光是河南某医院皮肤科医师,她所在的科室被福建游医承包了。在这次全省清理整顿中,有关主管部门赶走了游医, 医院因此损失了一笔承包费。郭炎光便接连遭到打击报复。  

    "女儿在医院实在呆不下去了,回到家中要自杀。我便一直想给她调个工作单位,省里的领导也同意了,可是一年多过去了,女儿的工作还没着落。"  

    然后就不断有人打来恐吓电话:"你要再多管闲事,小心你的老命!"  

    高耀洁深知治理游医是一个全国性工作,不是一个人或一个地方就能完成的 。所以她又将新的调查报告复制了数十份,其中10份给中央领导、10份给河南省领导、10份给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新闻单位。这封信发出后恐吓电话随之而来:"你又出来胡闹,这回要杀你全家,连亲戚都杀了!"  

    对此,高耀洁对记者说:"我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如果我的死能唤起更多 人关注游医,我情愿死。我愿意用我的鲜血唤醒更多的人……"说至动情处,高耀洁不禁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