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可怕的是保护伞
 北京报道:卫生部医政司长:"谁说莆田游医的事已基本解决?"  

    记者联系采访被卫生部通报的莆田游医诈骗团伙头领占国团,占氏集团一位"姓林的副总经理"告之,"占董事长出国了,其他人不能发表意见。"  

    7月5日,记者来到占氏集团设在北京的总部,位于黄寺的一个"大院"内。  

    "大院"最大的优势是安全,大院门口警卫森严。某干休所是院中院,占国团自1997年起在这里租用两层办公楼共13间房,每间房1年租金1万多元。其中,第4层用于办公,最里层两间分别挂着"董事长室"和"总经理室"两块铜牌,房门紧锁。第5层供员工及家属居住。记者看到,房间不大,装修一般。  

    干休所所长盛义昌对占国团的印象是"坐宝马、大奔,像个赚大钱的"。他对记者说"他们在这儿只租房子,不开门诊。报上说占国团是骗子,工商、税务怎么不管?我们也没有证据,我们看到他是国家工商正式注册的公司,他只要不在我这儿搞乌七八糟的就行了。"  

    据介绍,1998年媒体报道最为集中的时候,盛所长找到占国团,要求他合法经营。占国团解释说,由于占氏集团在老家生意做得比较大,遭到业务上竞争对手的诋毁,并介绍自己的经营方式:投资不医院购买设备,由医院经营,利润分成,几年后设备归医院。不久,占国团拿出工商营业执照给盛所长看,公司名称中的"福建莆田"改成了"上海康迪"。  

    1998年底,卫生部纠风办曾向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卫生行政部门发出通报 "福建省莆田市农民游医占国团、陈金秀诈骗团伙在全国各地以金钱铺路,承包经营国有、集体医疗卫生机构开办的性病、泌尿专科门诊,甚至承包整个医院或皮肤性病研究所,大肆进行诈骗钱财、坑害患者的非法活动,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严重损害了国有、集体医疗卫生机构的声誉。"  

    7月2日,卫生部纠风办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对记者说:"这事儿已经过去了。经过全国整治,现在莆田游医已基本解决,绝大多数已经洗手不干,挣钱较多的转做正规的医院、请专家。解决时间是在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  

    对此,曾与莆田游医较量并向卫生部举报其欺诈的"打假英雄"王海对记者说:"现在他们形式合法,但实质仍是诈骗,惟一的改变是将各分公司的法人代表换成海南人,实际上占国团仍是老板。年初稍微歇了一下,现在又开始猖獗起来。"  

    卫生部医政司长吴明江得知"莆田游医的事已基本解决",十分惊诧:"谁说的?"他说:"作为国家医政主管部门,我们的态度是明确的,连续出台几个相关文件,如《关于加强医疗机构聘用社会医务人员执业管理的通知》,第一条就重申’严禁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将单位的科室或业务用房租借或承包给社会非医务人员从事医疗活动’,还与公安部联合发出《关于清理整顿非法医疗机构、严厉打击医托非法活动的通知》。"  

    据王海介绍,占氏集团现已拥有300多家诊所,资产达十几亿元,一年的纯收入即数千万元,仅其中一个红十字会诊所每月纯利便达200万元。  

    王海等人分析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性病医疗市场巨大,而医疗体制改革滞后,官员腐败,医院效益偏低,非法性病广告泛滥,占氏集团的成功是必然的首先,各公司主要负责人是本族人或本村人,沾亲带故,相互信用高,管理成本和交易成本低,不会发生携款潜逃之类的事。  

    其二,重金雇用管理人才,如行政总裁占玉鹏的待遇有2辆大奔、8名保镖。  

    其三,行医手续基本合法,行骗手段愈发隐蔽。  

    其四,掌握患者心理,治疗性病,或久治不愈的慢性病、顽症,性病患者往往不要发票、病历。  

    其五,非常肯花钱贿赂官员。如送桑塔纳轿车、别墅给某市卫生局,还请某省已离休的副省长做全国的公关。  

    王海表示,由于地方保护严重,索赔比较困难,往往是当地卫生系统的领导代表对方出面交涉,甚至举报者成为打击对象。例如,湖南省卫生厅纪检组负责人刘宗惠称:"王海等人假装病人,慌报病情,造病史,误导医生,扰乱医疗秩序,以假打假,此风不可长。"  

    王海的体会是:"骗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行政、执法部门不管用。他们寻求的保护伞非常有势力,我们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只好观望。"  

    摘自《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