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良家妇女的恐慌
十几年前,艾滋病发现的初期,人们都认为这是同性恋者、静脉药物使用者及血友病患者所专有的疾病,也被认为是男性居多的疾病,女性受感染的情况似乎被忽略了。 

  但是,根据1996年有关统计,全球艾滋病患者约有1700万人,平均每天有6000多人新感染上艾滋病病毒,其中有半数以上为妇女。甚至还有专家预测,到2000年,将有1300万以上的妇女受到感染,约有400万妇女因艾滋病而死亡。 

  从这些数字来看,艾滋病并非是男士们的“专利”。 

  在台湾,从1986年首次发现艾滋病病人以来,艾滋病病毒正迅速蔓延,现在感染者已达千人。其传播途径也由同性恋传染转向异性恋及母婴的垂直传染,因此,台湾除了有“艾滋爷爷”(年老的感染者),也有了“艾滋宝宝”。据台湾当地医院提供的资料,受感染的妇女,多半为丈夫从色情埸所把病毒带回家中,先传给妻子,再由妻子传给婴儿。艾滋病威胁着“良家妇女”已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在艾滋病“辗转相传”的过程中,男性传给女性的机会是女性传给男性的17.5倍,使女性绝对处于不利的地位。其原因不单是生理结构上的差异,也因为女性在文化、社会上所扮演的角色所致。 

  台湾是“夫权社会”,妇女缺乏发言权,“男尊女卑”的观念牢不可破。生活在传统道德规范中的女性,只能默默地承受这一切,何况又是面对“性”问题这一社会“禁忌”。 

  许多妇女不能制止丈夫的婚外性行为,不能拒绝丈夫的性要求,亦不能坚持保障自身的安全性行为,良家妇女并非与艾滋病无缘。 

  诚然,妇女要挣脱传统既有的规范,将面临重重障碍。在台湾有“妇女新知基金会”等提倡妇女防治艾滋病的团体,集聚了一些关心妇女问题、争取妇女权利的有识之士。他们有计划地教育、组织民间妇女,呼吁广大妇女起来自保、自救。除了教给她们一些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外,更多地希望能改变妇女在家中的从属地位,唤起妇女对自身权益的认识,敢于争取公平的对待,不再是被动的受支配者。 

  虽然,台湾的妇女仍处于两性的弱势地位,但这样的起步已远远地胜于号称“自由开放”的香港。透过一项调查显示,有80%的被访香港妇女认为:“若丈夫受到艾滋病病毒的感染,那么自己是没有能力去减低受感染的机会的,很有可能被感染上艾滋病。”无论是香港,或是台湾的妇女,都存在着相同的问题。既然女性在“世纪绝症”中不能幸免于难,是默默忍受、坐以待毙,还是寻求一些自救的方法呢? 

  假如妇女们不能赶快觉醒,起来保护自已,那么,在可见的未来,这一被认为是男性专有的世纪瘟疫面前,妇女们受戕害的人数,肯定会很快跟男性看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