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有限的时间—艾滋夫妇日记
序言 关于生死 

  当死亡看上去还很远的时候,我们往往满不在乎,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在世,就要及时行乐,于是乎拼命的享受、努力的放纵,财、色、名、食......只要可以满足欲望无不照单全收。而生命,也在这漫无止境的贪图和享乐中慢慢的被透支、被吞噬。当有一天,死亡忽然间不期而至,我们除了后悔、恐惧、无奈和痛苦,还能期待些什么呢?  
  其实徒自悲伤,除了加重病情、使事情变得更坏而外,真的一点帮助也没有。因为有一点是不可能改变的就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与其这样,不如换个角度,换种方式来思考和看待生死、看待人生。 


  2003年5月2日星期五 
  悔恨一直纠缠着我的心,就在SARS病毒肆虐的前一个星期,在北大附属医院。 
  HIV阳性,当护士带着怜悯的眼光告诉我这一消息的时候,我很难过,而更大的灾难和痛苦还不仅仅于此,我的爱人也被确诊。 
  我们再也没有勇气让我三岁的儿子去做检查了。如果天要惩罚我,何苦要连累他们啊! 
  我的爱人;一个一向与人为善,心地无比善良的女性。一个认真工作在业务上有所建树的公务员,在深深的痛苦和绝望之后,原谅了欲哭无泪的我。苦笑着说:“事情到了这一步,难受又有什么用呢。” 
  我们不再幻想中回避了,我们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啊,毕竟我们才30岁。正是要干事业的时候,但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我们该如何选择脚下的路呢? 
  为了体面的死去,制造一起车祸,(当然不能去害人)还是服药自尽,幼小可怜的孩子怎么办,年迈的父母怎么办呢! 
我的眼泪制止不住了 

2003年5月3日星期六 
  晚饭后带上儿子去公园,非典闹得很厉害,公园里也没有多少人,儿子骑着小童车蹬的飞快。那辆好孩子童车还是在他一岁半的时候买的呢,那时还有点大,可是现在明显的显得矮了很多,儿子长高了很多。 
回家后把儿子的小车往上调了五公分,儿子蹬上去试了试,开心的笑了。想想以前总是以工作忙为理由没有好好陪陪他们娘俩,现在很不得每时每刻都能在一起。 
  晚上还是睡不好,恶梦一个接着一个,汗湿了睡衣,爱人也是辗转反侧。昏暗中可以看见妻子依然睁着眼睛,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睡吧!爱人扭过身去细细的哭了。 
  早上6点左右,儿子的声音在侧屋轻脆地响起,这小子,每天都是第一个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讲故事。要讲孙悟空的故事,这几天央视正在重播《西游记》,小家伙看得眼睛都不带眨巴。 
  去了趟药店,想买点安眠药促眠,药店没有,要上门诊,再到附近社区门诊一瞧,放假了。想用药物采取点措施,给北京佑安医院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不再接受爱滋病人了,都忙SARS去了。地坛医院也不接受新病人了。 
哎!一切等过了非典时期再说吧。 

2003年5月4日星期日 
  非典让人几乎不敢出门,崇敬那些白衣天使们,忍受着心理和生理的煎熬,象军人一样战斗在火线。 
  和爱人在家里辗转反侧,偶尔讲话,总免不了越来越伤感,外面春光明媚,无论如何都比在家里好,妻子也有同感。 
  在烂漫的春光里压抑的情绪得到了释放,谈到有些让人伤感的地方也能够笑出来了,是的,没有人能够蔑视生命,但是我们可以笑着面对死亡。在妻子的宽容和坚强面前让我更加感到自己的不可饶恕。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 
  路过花店,想起给妻子买花的镜头,现在家里的花瓶是妻子用3块钱买来的,妻子后来兴奋的告诉我,外面的精品店里要卖15呢,而买花的数量,妻子只让买一支。但是每次我把这显得有点寒酸的礼物送给她时,她总是兴奋不已,雀跃如孩童。 
  这次我买了两枝……相信妻子明白我的意思。  
2003年5月5日星期一 
  有朋友给我电话,让我给帮个忙。 
  如同阴云中的阳光,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竟是让我如此愉快。我还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有我的专业,有还比较健康的身体,我完全可以在有限的日子里做很多的事情。 
  上了黎家明的网页,很感动。在《最后的宣言》的队伍里,从此又多了一个战士。也许我家毁人亡的惨剧,也许从我心里沥出的悔恨的血泪,能在千千万万朋友的人生路上树起一块鲜红的警示碑,避免更多的惨剧发生。想起北京晚报曾经的一篇报道:一位在北京八达岭高速公路上驱车前行的朋友不幸陷入一个没有井盖的坑里,当他从困境中出来的时候,他并没有离去,而是一直守侯在那个坑前,提醒每一个后面的朋友,直到问题的彻底解决。从现在起,我也要守在这个给我带来不幸的坑前,警示每一个后来的人。 
  感谢很多鼓励我的朋友,谢谢你们的关怀。我们会坚强的活下去,为了爱人和孩子,为了这世间温暖的你们。 

2003年5月6日星期二 
  妻子仍然无法入睡,在黑夜里能看见她黝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天花板,妻子俊秀的脸庞在淡淡的月光中显得苍白。我的内心无声的痛了起来。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安慰她,我恨不得让她把我生嚼活咽了,只要能让她心里好受些。妻子是原谅我了,但是她的心已经碎了,她不曾想到,在她眼里曾经那么优秀,那么令她骄傲的爱人,竟对她是那样的不忠诚,原来是那样的不可信赖。 
与痛苦为邻的时光是难捱的,在黑夜里盼着白天,在白天又希望夜的降临。 
  明天也许要好点,因为明天爱人要上班了,友善的同事们会让她暂时的忘记忧愁的。 

2003年5月7日星期三 
  今天爱人下班回来,情绪果然比较开朗,还下厨房弄了两个小菜,烙了两张饼,看她开心我的心里也好受不少。 
  打开电视收看新闻,头条的还是防止SARS,今天全国159人,北京97人,这还是一个让人恐慌的数字。很多朋友都发短信问候,都抱怨到没被非典病死,也快被口罩憋死了。 
  这次SARS的肆虐,已经造成了200多人的死亡,国家的经济损失保守估计在2100亿,经济增长率下降3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将有数百万人将失去工作机会,多么惨痛的数字啊,想起前卫生部长张文康在非典肆虐的日子里还当着天下人公然撒谎,粉饰太平,于是愤懑。现在学术界对于AIDS的估计数值和官方对于AIDS的统计数值相差太远。其中无疑也有官方的遮掩满报,对于发病缓慢的AIDS病来说,官方的关注远不如目前的SARS,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AIDS必将会以一己响亮的耳光回敬给那些昏昏噩噩的官僚们。我们甚至还可以预料到,一场轰轰烈烈的全国性的AIDS预防运动就会是那些官僚们在明白过后会干的事情。 
  AIDS和SARS一样,是天灾人祸!只是对于我们的国家而言,人祸的破坏往往远远大于天灾。 

2003年5月8日星期四 
  儿子在客厅一个人看动画片,不时传来脆生生的笑声,声音真好听,让我总想把他拥入怀中好好亲昵一会,我是儿子崇拜的偶像,<很惭愧>原因很简单,我能把带他去游泳,爬山,我能把他一下扔的得老高然后把他接住,我还能开车带他去兜风,我能教他认各种各样的小汽车 我还能打败可恶的大灰狼……可是我现在好怕与他亲近,所谓的科学知识我已经看了多次,但我不敢在儿子身上实践,已经害了一个亲人了,如果儿子在有个万一,我实在没有勇气去想象。 
  下午下厨房做了俩好菜,妻子和孩子都喜欢吃我做的菜,老实讲,我下厨房次数少,但是手艺真的不错,秘密很简单,吊好高汤,如果没有高汤那就搁鸡精。耳边响起刘德华的回家,很温馨的感觉,是的给家人做点事真的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