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恶之花:我没有跨上黄泉路
1、人生方向在事业的坐标前迷失  
                   
  2002年1月的某一天,离新春的钟声敲响只有半个月的光景。在上海黄浦江岸边,晚上,我仰望璀灿的东方明珠,心情澎湃,像滚滚而去的黄浦江。  
  这一天,还是我28岁的生日。  
  我是来上海应聘工作的,因为,大学已经毕业5年的我,实在已经厌倦了我呆的那个小城市,我一直认可马克思说的那句话:人生的价值不在于起点的高低,而在于在这个起点走出去多远。我想,连陆游老先生也说,能追无尽景,始是不凡人。一向自负的我,从来都认为自己不应该就在那个小城市委屈地生活下去,况且我还积累了5年的实际工作经验,我应该在大城市生活——到中国最好的城市——上海生活。从心底里,我很重视35岁以前的拼搏,我常常认为,一个人事业的层次,其实有时候可能就是一个坎,闯过一关就是一个层次了,所以,我像鲤鱼越龙门一样,不停地想努力地跳。  
  而今天,愿望实现了,我被上海一家外资企业录取了,实习期间月工资5000元,那可是我在那个小城市5倍的工资啊,而且,我还知道我被录用是多么艰难,1000多人参加,经过两次笔试、一次面试和人事主管谈话,而其中不乏有很多的杰能之士啊。站在黄浦江岸边,看着美丽的夜景,我对自己说,啊,我要留在上海了。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拿出手机,给远方的父母打电话报喜,谁知道,父母却很吃惊,马上在电话里呵斥我回来。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第二天,我做火车回到了家。临走前,我叮咛这家企业人事部门的小李,说我回去交接一下手续,大约半个月后回来。  
  回到家,我开始了艰难地做工作。因为,我知道,父母就我一个男孩子,而且父母已经年过半白,在他们所受的知识和工作环境影响下,思想特别保守。尤其是父亲,他反复地说,一个月能挣1000多元,已经很不错了,心太高,跌的就会越重。儿子,你是在机关工作,稳定啊,能应聘上,证明你有一定的能力,可是,上海是什么地方?你太自不量力了。父亲说自己对他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人生和事业什么是高度?高度是自己依据自己的实际条件而作设想的,父亲一脸的坚毅。母亲只是哭,说我不孝顺,自私,为了追求什么事业,根本不管父母。我开始说,从大城市发展的机遇到人才流动的大趋势,从亲情到事业的辩证,我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可是,我最后失败了。  
  当我流泪回到自己的单位,一个人在办公室枯坐,狠狠地打了自己十几个耳光。我终于放声大哭起来,我知道,我事业的高度可能就要在这个小城市完结了。  
  我给上海方面打了电话,说单位不放,真对不起,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2、堕落:从那一夜开始  
                   
  那个新年我过得很凄凉,全家人也都冷个脸。给深圳的朋友和上海的朋友通电话祝福,一说起工作我就难过,眼泪就想涌出来。上班的日子我无精打采,每天无聊地打发着时间。  
  3月的一个晚上,业务上的一位朋友约我去喝酒,那天喝了不少,喝完就去歌厅唱歌,陪跳的小姐很娇媚,长得也漂亮。午夜两点,舞会结束,我想该回家休息了。谁知道小姐对我说,请我的那位朋友给我开了房间,钱付过了。小姐一脸的媚态,说先生事业真红火啊,一句话,在酒中迷乱的我,拉住小姐就走。我其实是第一次,上大学谈朋友,始终没有越线,和女朋友在一起,我总是说要到结婚那一天。可是,今夜,想起我的事业的“失败”,我心里有股邪火直往上冲,我想,事业都没有了,人生还有什么乐趣?我放纵了自己,而且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此后,大约每隔一个星期,我就去找那个小姐,这样的日子持续到9月9日。在我的印象里,似乎在社会上跑的男人都或多或少有找野花的经历,我甚至认为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接触不少有那么点小地位或有点钱的人,他们几乎都在外边嫖宿,而且有几个还养有情人,我其中的一个朋友,在外边居然养了5个,他老婆我见过,一家医院的护士,人很贤惠,很爱自己的丈夫,但他根本不知道他的男人在外边咋样。朋友们其实并不忌讳在我面前说自己的私生活,有的朋友的情人我都混得很熟。有句话说得很对,男人的话题最终必然落到女人身上,女人的话题最终必然落到孩子身上。  
  9月8日晚上,是我找这个小姐的最后一次。  
  
 3、恶梦,从9月9日开始  
                   
  9月9日,我像往常一样上班。到了班上,一会儿功夫,通讯员送来了昨天的报纸,我开始无聊地翻看。老实说,虽然我有嫖妓的行为,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艾滋病,我总觉得艾滋病离自己很遥远。尽管每次事后我都检查自己的身体,主要怕得性病,但每此都没有什么异常,我也就不放在心上,直到9月9日这一天。  
  当我翻看到作家文摘这一期的时候,看到了整版的版面刊登了一篇文章,“最后的宣战,一个艾滋病患者的自述”,作者是黎家明。我好奇地看了下去,但当我看到黎家明一次嫖妓得上了艾滋病的时候,那一刻,我想到了我自己,汗马上从脸上流了下来,他一次就感染上了,那我呢?我感到自己全身发软,两条腿没有一点力,看来我要完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离死亡如此之近。那一天,我一顿饭就没有吃,打的跑回家,拉上窗帘,躺在床上,脑海里想的都是死亡两个字。我该怎么办?眼泪不由自主地开始流淌,那一夜我没有合上一眼。第二天9月10日,我向单位打了电话,说不舒服请假了,我关掉手机,躺在床上想,不知道想什么,我想我死那是我自作孽,怎样死?我的心理素质很差,我得了这个病,以前或多或少的信息我知道还能活几年,但是我宁愿选择自杀,我忍受不是精神上的折磨!我还没有结婚,女朋友娇美单纯,我还能和她交往?得病后,等于是必死无疑,我想起一句残酷的话:死亡并不可怕,知道死亡的日子最可怕。半夜孤灯?一个人从此封闭自己,我会发疯的,我这么爱交际,我一个人会疯掉的。父母已经催促结婚,我咋交代?父母怎么办?我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我死了,这个家一定会马上完结了,我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什么叫“亲临其境”,以往常常把死亡挂在嘴边,一副豁达的样子,其实是没有真正面临死亡,谁不怕死?我们都是凡人啊。就这样又到了晚上,我发现自己两天里居然抽了4包烟,我感到胃一阵阵痉挛,想吐,一阵阵恶心,打电话饭店送来了一盘炒面,却还是一点食欲没有,挑了几根又放下了。晚上,9月11日临晨两点,我像一个幽灵一样,跑到街上晃悠,晃悠到了医院,我给急诊科的医生说我可能有艾滋病,我要检查。医生是个女的,翻了翻眼,我明白她的意思,她认为我有精神病。我说我有病,我要检查。医生说,好好好,一脸的不耐烦,开了一张化验单。我一看,检查HIV,我说这是不是艾滋病?医生说是,我说好,就出去了。  
  走在街上,人影很少,路灯把我影子拉得很长。我突然想到,他妈的,我死,也不能让那个妓女活!找她!我跑到夜总会,里面一片乱,许多大大咧咧的男人在搂着女人跳舞,旁边的椅子上,坐一排小姐在等待客人挑选。我跑上前,问,李兰在不在?服务生说干什么,我恶狠狠地说,我是她的客人!5分钟后李兰出来,我说有事找你。出了酒店,我有点激动,害怕他跑,竟然抓住他的胳膊,说,李兰,你有没有艾滋病!?李兰说,你干什么,我说我估计我快死了。明天去检查,平静了十几分钟,我才把报道的事给她讲清楚。我说李兰,我只找过你一个,如果我有病,你活不了。他说没事情,去就去,我很恶心,我感到他露出了婊子不知廉耻的姿态。  
                   
  4、我被吓得瘫在椅子上  
                   
  9月11日上午,按约好的时间,我8点开始给李兰打手机,怎么也打不通。我开始想,是了,他知道自己有病,他跑了。那一上午,我像一头野兽一样不停得在屋里转悠,发疯得打,就是打不通。到下午4点,打通了,我说咋回事?李兰说睡觉呀,一副若无其事的状态,我说你快点,我要疯了。下午四点,我来到医院。我从来没有来过性病科,挂号上了5楼,一看牌子,是皮肤性病科,找了医生说检查,医生看我的样子很紧张,就说查什么,我说查这个病,然后说了我的情况,医生说,不能只查HIV,他万一有什么淋病、梅毒?我一听吓吓坏了,说都查。检查费一下子交了500多元,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科被外省人承包了,遇到患者就拼命地宰。我说得上梅毒什么病不要紧,千万不敢有艾滋病。  
  跑到化验室,化验的医生说用金标法,很快,15分钟出结果。我说好,李兰、我都抽了血,她去检查其他病了,我站到窗前,看路上车水马流,突然出汗了,我发现我的心跳加速,全身又开始发软,我赶忙坐在椅子上。15分钟的等待,对于我来说,如同15个小时,我知道,这是生与死的判决,没有中间的结果。一会儿,医生喊我,张民,这是我的假名。我居然没有听到,还沉在胡思乱想当中。张民!医生大叫一声。那一刻,我想站起来,但我发现自己站不起来。我说是不是有艾滋病?医生说,你希望有?没有!我说真的?医生说,你来看看。我跑过去,一看,鲜红的章上打着——阴性!!!!!!!  
  我有救了!一会儿,李兰的结果也出来了,阴性。那瞬间,我突然想对李兰说,谢谢,你救了我。许多读者可能不明白,我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心理,普通的读者不明白,但有恐艾心理的人肯定明白。 5、我想我真的要死了  
                   
  从医院回来,心情轻松了,感到回到了阳间。我突然发现,在我的身边居然出现了许多艾滋病的资料,报纸、杂志、网上,我感到,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的艾滋病,一下子向我扑来。  
  我开始了解,开始上网。我发现艾滋病居然有窗口期!我懵了,恐惧又回来了。“9月11日的检查没有意义!医生对我说,要等6个月。”当地的医生告诉我。我说那个女的没有啊,医生说,她要是在9月1日或者是9月5日感染上呢?你了解她的历史?这些话像猛棍一样砸到我的头上,我开始失眠了。过去,我睡觉一向很好,一天睡8个小时左右,睡得很香,这时候,我发现,我开始睡不好觉了,晚上12点睡觉,清早4点左右就醒了,然后开始想事情。接着,9月15日,我发现自己开始拉肚,一天有6次;随后,发现脸上开始出一些小疙瘩,胸上也有几个红点;喉咙开始发干、发疼,医生说是咽炎;上下嘴唇开始脱皮,口腔溃疡出现。这些症状,让我惊恐到了极点,随着我对知识的了解,我想我肯定完了。发疯般地往北京、上海打专家咨询电话,他们的回答都不肯定,都说最少3个月才能肯定。我想我真的完了,我开始一一对比艾滋病的感染期症状,我越看我越肯定自己生命走到了尽头。而打电话给李兰,李兰说我什么症状也没有啊,我没有病。我想她可能就是感染期毫无症状的那类人,而我则是有感染症状的人。我开始不断地祈祷,开始祈祷自己千万不敢有病。可是,症状接连而来,腹泻了整整一个月,到10月15日停止,我还是在连喝了5盒肠泰口服液的才止住。10月13日,我发现开始感冒了,鼻子严重不通或流清鼻涕,头晕呼呼,开始吃感冒药一点都不起作用,连输青霉素液8天就不管用,一下子感冒到11月20日,感冒了40多天。接着在11月5日,我又发现颌下、脖子、腋窝淋巴结开始肿大。后来,浑身肌肉疼,出现游走性疼痛,尤其是两个膝关节。10月11日,大学同学来找我玩,说,你咋瘦了。我说真的?我知道8月份我刚称了体重,是190斤,11日晚上我赶快去量体重,一量,我称了162斤,消瘦了28斤。总之,这些症状,是我一生从来没有见过的。  
  我已经看到死神在向我召手。  
                   
  6、我准备安排自己的后事  
                   
  老实说,我现在对身上的一点点变化都心惊肉跳,在过去,身上长了小疙瘩,我根本不当回事情。而现在呢?脸上长了一个红点,我就惊恐;我对医生用的针头和酒精,都产生了高度怀疑。那一次去打流感针,上午打过,我下午忽然想起来医生用的是什么针头?马上跑到防疫站去看看。而且,我现在自从恐惧后,连和父母在一起吃饭就小心翼翼,9月以来,我连女朋友的手就不敢拉,我快吓死了。我现在根本无心工作了,每天除了休息就是上网疯狂查资料,我神经质了,走遍了我市大大小小的医院,不停地咨询,不停地转悠,我想我要疯了。同事、朋友、父母都发现我变了,说,你咋瘦了?我一听很难受。咨询医生;我打了有500多元的长途电话费,但得到的都是不肯定的回答;我请假在家休息,发疯般地上网,但我一次次上网后增添了更多的恐惧。我该怎么办?我该安排自己的后事了,我以最快的速度买了份价值5万元的保单和价值20万元的意外保单,我想我要死了,我必须自尽,父母和女友要催我结婚,我怎么能呢?我除了死没有其他路可走。  
  在这里,我很遗憾地说,我没有看到曹教授的6周论,如果我看到了,我一定会赶快去作检验的。我发现我的胆子越来越小,随着3个月的临近,我越来越焦躁不安,我分明感觉到,我的光阴在越来越少,我贪婪地看着街上白发苍苍的老人、稚气未脱的孩子、和热恋中的男女,他们都在幸福地生活,而我呢?我已经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上网和恐友通话,都是一个一个充满了绝望,而看着有的网友3个月后摆脱了恐惧,我非常羡慕他。我迷上了算卦,找街上的算命先生算卦,什么也不算,光算寿命,听了一堆废话后,我更加地难过。我现在特别特别讨厌女人,一看到女人我就想恶心,那种感觉别人永远体会不到。  
  我现在还对黎家明又爱又恨,正因为他的那篇文章,让我一下子走进恐惧无法自拔(我是9月8日高危,9日就看到了他的自述,从此一下子走进了恶梦);但我又感谢他,正因为这篇文章,我远离了高危行为,从此永远远离。在这些日子里,我曾经哭过,痛过,悔恨过、悲过、忏悔过!为我含辛茹苦几十年的父母,我是他们心里的安慰,心中的依靠。我曾经对未来充满希望,对生活充满憧憬,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就这样转瞬失去了,我不仅失去了这个世界,还愧对于养育我的亲人,和那么多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啊。我想,我应该考虑选择一种合适的死亡方式了,人世无常啊,以前时常慨叹岁月漫长,等生命即将陨落的时候才感知它的弥足宝贵啊!  
  上苍会给我这个机会吗?  


 7、太阳照耀在我憔悴的脸上  
                   
  2002年12月1日,又一个艾滋病日,我又一夜失眠了。那一夜,我几乎要失去控制,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我感到一个都都像鬼一样,都在拼命地拉我入伙。我本来是要坚决等到12月10日3个月以后去血检的,但艾滋病日的到来,让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现在根本就不敢去医院,我害怕听到我的结果我会当场昏了过去。  
  12月2日,距离高危85天,我实在忍不住了,上午8点去找李兰,找到后马上跑到医院,医生说12点出结果。抽完血,李兰还是满不在乎地走了,而我呢?在医院的走廊焦急地等待,等待的时间是如此漫长,我不是在祈祷我平安,我是在心里一千个祝愿他千万没有事情,他有我就完了。我骂我自己,我真不是人,我***现在整天祈祷,不是祈祷我平安,是祈祷那个小姐平安!!!!!!!我的心理素质很差,如果我有了爱滋,我想我肯定会选择自杀的。中午11点半,我再等不住了,走进HIV检测室,问医生今天有人化验HIV没有?医生说,有啊,接着说,没有检测出来一个。我的心在瞬间安静了下去,赶忙问,李兰有没有?你确定一下。她是我的“朋友”。医生走过去,又拿出化验盒,14号,没有!!!!!我说试剂是什么试剂?医生说,你真关心她,放心吧,没有事的,我们医院是用北京万泰试剂,双抗原夹心法第三代检测。“  
  12月4日,距离高危87天。我又来到一家大医院抽血化验,用上海科华双抗原夹心法第三代试剂检测,结果是———阴性。我高兴地对医生说,你等我一会,我跑到超市,买了瓜子、水果、喜糖,提了一大包,送给了医生。医生说,不用不用,我说,谢谢谢谢谢谢。  
  从医院出来,我幸福得看到,每一个人都是天使,都在向我微笑。  
  我不管一些专家说的什么6个月,我坚定不移地相信,87天,足够排除!!况且,我找的这个小姐是85天阴性,我更不怕了!我真恐惧够了,2个多月,我消瘦了30斤。孔子说,三月不知肉香,他呀,他根本不知道3个月的煎熬是多么残酷!  
  谢谢上苍!!!!  
  尽管目前我还有淋巴结肿大的症状,但是我已经摆脱了恐惧。是的,恐爱症与爱滋病人相比却实不算什么,但是,我仍然觉得有必要把它写出来,主要是为了告诉那些还在恐爱和正在有高危行为的人,让他们警醒。说到窗口期,我现在相信一句话:6周是生理脱险,3个月是心理脱险。  
  我庆幸自己没有跨上黄泉路,感谢上苍开眼。我想对读者说的是,洁身自爱,珍重自己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我还想告诉朋友一句话,有些错误可以犯,而有些错误犯下就没有回头的路。我现在有4个心愿,一是皈依佛门,一心向善;二是给黎家明捐款,三是好好孝顺父母,四是努力生活,五是用百倍的爱心善待自己的女朋友。  
  最后,我奉献给朋友们一篇文章,是转抄过来,希望大家有所醒悟。  
  佛桌开出的花朵  
朝阳还未升起之前,庙前山门外凝满露珠的春草里,跪着一个人:“师傅,请原谅我。”  
  他是城中最风流的浪子,20年前,却是庙里的小沙弥,极得方丈宠爱。方丈将毕生所学全数教授,希望他能成为出色的佛门弟子。他却在一夜间动了凡心,偷下山去,五光十色的城市迷乱了他的眼睛,从此花街柳巷,他只管放浪形骸。  
  夜夜都是春,却夜夜不是春。20年后的一个深夜,他徒然惊醒,窗外月色如水,澄明清澈地撒在他的掌心。他忽然深深忏悔,披衣而起,快马加鞭赶往寺里。  
  “师傅,你饶恕我,再收我做弟子吗?”  
  方丈痛恨他的辜负,也深深厌恶他的放荡,只是摇头:“不,你罪过深重,必堕阿鼻地狱,要想佛祖饶恕,除非,”方丈信手一指供桌,“——连桌子也会开花。”  
  浪子失望地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方丈踏进佛堂的时候,惊呆了:一夜间,佛桌上开满了大簇大簇的花朵,红的,白的,每一朵都芬芳逼人。佛堂里一丝风也没有,那些盛开的花朵却簌簌急摇,仿佛是在焦急地召唤。  
  方丈在瞬间大彻大悟。他连忙下山寻找浪子,却已经来不及了,心灰意冷的浪子重又堕入他原来的荒唐生活。  
  而佛桌上开出的那些花朵,只开放了短短的一天。  
  是夜,方丈圆寂,临终遗言:这世上,没有什么歧途不可以回头,没有什么错误不可以改正。一个真心向善的念头,是最罕有的奇迹,好象佛桌开出的花朵。  
  而让奇迹殒灭的,不是别的,正是那一颗冰冷的、不肯原谅不肯相信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