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美国艾滋病正趋于老龄化的发展
   艾滋病通常被视为“年轻人易发病”,但从美国近年的状况来看,艾滋病正迅速变成中年人甚至老年人生命的严重威胁。  
    谈及美国“艾滋老龄化”现象,得克萨斯州A&M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曾在去年参与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研究报告撰写工作的马西娅·奥赖说,20世纪最后10年内,50岁以上美国人感染HIV病毒的人数猛增4倍,“保守估计,现在这部分人已经超过10万人”。根据这种增长趋势,专家们预测,除非艾滋病在青少年中发生新一轮爆发,否则在21世纪最初10年结束前,50岁以上感染者在美国的HIV病毒感染者病例中将占据多数。 

    在纽约市,这种趋势尤为明显。根据纽约市卫生部门统计,目前这座城市的HIV病毒感染者中,已经有64%人在40岁以上,25%左右为50岁以上。 

    艾滋病“中年化”甚至“老年化”,很大程度上是医学水平发展的佐证。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和防御第二手感染方法上不断出新,HIV病毒感染者得以存活更久。 

    另外,中年或老年艾滋病患者比例上升,部分原因是其它部分比例在减少:新生儿从母体感染HIV病毒的案例越来越少,患有血友病的儿童也很少经由血液感染上HIV病毒,所以造成感染者平均年龄上升。 

    对美国社会来说,防治艾滋病尚且不易,“治疗”艾滋病“老龄化”现象负担更沉重。 

    纽约一家非盈利机构“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行动”的斯蒂芬·卡尔皮亚克博士带领研究小组采访了美国160名50岁以上的HIV病毒感染者,并计划再调查1000个案例,以评估治疗中老年病患遇到的困难和挑战。初步调查结果揭示了一些问题。 

    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艾滋病人群的孤独状况。初步调查显示,71%的HIV感染者过着独居生活,而正常人中独居的比例为30% 

    在这71%的人中,超过一半的人表示目前没有爱人。尽管大部分受访者都有在世的子女、兄弟姐妹或父母,但仅有23%的人表示,他们会在买东西或换灯泡这类琐事上首先想到向亲人求助,大多数人选择求助于朋友,另外26%的人说,他们宁可自己干,谁也不靠。 

    同时,79%的受访者向调查人员承认,他们在做饭、打扫和出行等日常事务上需要更多人协助。心情沮丧,出门不便,经常忘记吃药等问题,往往加速他们病情恶化。 

    那些年老的同性恋者通常没有孩子;从前的“瘾君子”可能早就与家庭疏远。属于这两个群体的病毒携带者,可能已经见证了许多相同背景的人死去。他们的社会关系网往往已破碎。 

    另一个突出问题是贫困。卡尔皮亚克说,越来越多年到50岁的病毒携带者被送往疗养院接受护理,所需费用高昂。受访者中有60%表示,他们的收入仅够勉强糊口;有9%说自己入不敷出。 

    根据纽约市卫生部的调查,该市50岁以上的病毒携带者中,72%属于接受公共医疗补助的低收入阶层。与美国其它地区相比,纽约市对待艾滋病群体已经算是“慷慨”:任何感染HIV病毒的纽约市居民都有资格获得一系列福利:无家可归的人可以获得住房,而不必住在收容所里,救助艾滋病患的机构可以免费提供一日两餐、蔬果、地铁票、就业培训、药物及牙医护理等。 

    对那些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的“贫困户”病毒携带者,法律规定政府可在公共医疗补助制度框架下提供免费的诊断和住院治疗及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正因如此,甚至有一些病毒携带者抱怨说,他们的“待遇”招来一部分正常人的“妒忌”。 

  艾滋病“老龄化”也带来了更多医学上的挑战。中老年病毒携带者需要服用更多药物来控制病情,而更多带有毒副作用的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进入体内,扩大了不良影响。 

    患者年纪越大,越容易患心脏病或糖尿病,而一些用来抑制HIV病毒发展的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容易促发胆固醇水平增高,或阻碍胰岛素的代谢变化,从而增加病人患心脏病或糖尿病的风险。 

    某些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会加重肝脏负担。这类药物也可能损害周缘神经,从而影响行走等机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一项最新研究还发现,上了年纪的病毒携带者可能比正常人更容易患痴呆症。 

    防治工作也会随着患者年龄增高而变得越发困难。年纪越大越健忘,忘记按时服药的情形越容易发生;因为用药越不规律,也越容易增强人体内的抗药性。 

    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效果有时会因年龄因素有所减色。不少老年人对性生活中艾滋病感染风险不够了解。政府机构所做的推广避孕套公益广告主要针对年轻受众。纽约一个关注50岁以上HIV感染者的活动团体负责人凯瑟琳·努克斯说,一个已经绝经的女人无法以避孕为借口,来说服男人使用安全套,但“病毒可不管你有多老”。 

     一些专家也指出,年纪比较大的人更羞于向医生或调查统计人员承认他们曾有过同性关系或婚外性行为;同样,医生也较少关注他们的性生活。 

    医生们更易把老年患者身上的艾滋病病症误诊为其它老年常见病。譬如,带状疱疹很容易被视为身体机能老化出现的症状,夜间盗汗也可能被当作绝经期症状处置,艾滋病引发的智力退化看起来和老年痴呆症相似。 

    此前几项相关研究表明,50岁以上的患者发现自己感染HIV病毒的时间通常比较晚;确诊后存活时间也比较短。在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普及之前,一项1992年所做的调查显示,中老年人往往在确诊感染HIV病毒之后半年内死亡,而年轻人可以挨过16个月。 

    近年来的相关研究表明,中老年HIV病毒携带者并不比年轻人更悲观。因为,在艾滋病之外,他们还有许多其它烦恼。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在1997年所做的一份调查发现,许多老年病毒携带者认为,他们身上的关节炎、心脏病和糖尿病比HIV病毒扩散更让他们担忧。卡尔皮亚克最近这项调查也有相似的发现。 

    “对接受我们调查的许多人而言,艾滋病并不是他们生活中最要紧的事情,”卡尔皮亚克所在的“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行动”执行总裁丹尼尔·施特里克说,“住在南布朗克斯区的一位老奶奶,更关心家里人的温饱和如何平安度日的问题。” 

    不少受访者表示他们的情绪相对乐观。尽管有三分之二的人承认他们有忧郁的迹象,大部分人也为此接受了治疗,但同时有78%的人表示,大致而言,他们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多少感到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