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一群学子从事防治艾滋病宣传教育
 本月10日晚上,在南京农业大学有一场预防艾滋病的活动。活动的主要策划者是南京医科大学“红丝带同伴协会”的唐卫明同学。“红丝带同伴协会”是省内高校首家防治艾滋病同伴教育协会,自上月初成立以来,已在南工大、南农大、三江学院等多家高校组织了同伴教育的活动。 
  “年轻人是一个冲动的群体”
  有关资料显示,在已发现的感染者(含病人)中,江苏籍250例。青壮年是受艾滋病影响的主要人群,其中20—39岁的受影响者418例,占68%。
  “对高校学生宣传预防艾滋病,非常有必要。”唐卫明是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02级卫生检验班的学生,“红丝带同伴协会”的发起人之一。他经常和协会的志愿者一起到其他高校去做一些关于艾滋病的同伴教育,有的时候只有10多个人参加,多的时候有40多个人。没有代沟的一群人,在一种很活跃的气氛下交流,同时志愿者们还会组织大家做些小游戏,如换水、危险人群分类、危险行为分类游戏等,活动一般是通过问答、游戏等形式由浅入深地进行。
  唐卫明说:“很多人觉得艾滋离我们很遥远。但年轻人是一个冲动的群体,也许一次的冲动,就足以染上艾滋……”
  “当时,我的心都凉了”
  在南京医科大学,“红丝带同伴协会”组织过几次红丝带义卖活动。令唐卫明深感遗憾的是,在义卖红丝带时,很多人一听说这些红丝带是艾滋病人编织的,就不愿买了。一次,一个女生很兴奋地拿着3块钱去买红丝带。唐卫明跟她说:“谢谢!这是艾滋病人亲手编织的红丝带。”女生显得很惊讶,丢下3块钱说:“啊?哦,那我不要了。”唐卫明叹了口气说:“当时,我的心都凉了。”
  “红丝带同伴协会”的志愿者卞增慧跟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那是“红丝带同伴协会”成立后在山西路的首场户外大型活动——预防艾滋病宣传咨询活动。当时协会以咨询、展览、发放传单和避孕套等多种方式,向市民宣传艾滋病防治的有关知识。正当他们忙禄的时候,一位60多岁的老先生异常愤怒地冲到他们面前说:“得艾滋病的人是罪有应得!凭什么还要社会关心他们?”
  “艾滋病患者只希望我们有一颗平常心”
  亓晓雨,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大四的学生,也是“红丝带同伴协会”创始人之一。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大学生说,今年暑假她参加了一场大学生夏令营活动,其中有几名营友就是艾滋病感染者。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当时,我对艾滋病患者也很害怕,还在考虑是否要在手上用药水涂上一层‘隐形手套’。”患者中有一名小女孩才11岁,非常可爱,是被母乳传播感染的。
  “我实在没有办法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在活动中,亓晓雨和他们一起出行、一起吃饭,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再加上她已经懂得艾滋病传播的途径,对“艾滋病”已经没有了恐惧感和歧视感。
  现在,通过电话、网络,晓雨和几位艾滋病感染者还一直保持着联系。晓雨觉得,很大一部分人都不敢让别人知道病情,独自承受着,“对这些患者来说,得了艾滋比得了癌症还要痛苦得多。”
  和患者的零距离接触,让亓晓雨感慨:“其实,他们只是希望人们以一颗平常心看待他们。”
  “红丝带同伴协会”正式成立已有一个多月了。唐卫明觉得,艾滋病防治知识、对艾滋病人的关爱,是一个普及的过程。不少人觉得艾滋病离自己很遥远,更多的人看艾滋病人是带着歧视的眼光。
  “我们要做的事太多了。”唐卫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