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对话何大一:患者无法拯救自己
 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艾滋病专家之一。他因发明鸡尾酒疗法,获美国“总统奖”,入选美国《时代周刊》风云人物。有谁知道,年轻时他曾经由于精通数学概率而在赌场里赢钱太多,最后被赶出门? 
                             
                             
      2004年年底,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在“中国科协2004年学术年会”上提醒公众:“产生一个新的流感大流行的必要因素都已具备”,引起了各有关方面的重视。近日,东方卫视的潘杰客对其进行了专访。 
                             
       患者无法拯救自己 
                             
       潘杰客:在对抗艾滋病的战争中,我们是处于什么样的形势? 
                             
                             
       何大一:我想在美国、西欧,在那些很富裕的地方,这种疾病是可以控制的。在我们已有药物的帮助下,他们可以活上一年,甚至是十年,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死刑。不幸的是90%的艾滋病患者都居住在不能提供有效药物的地方,大多数人住在非洲,现在南亚和东亚患者人数也在上涨。 
                             
       潘杰客:你认为艾滋病会在接下来的十年中被消灭吗? 
                             
                             
      何大一:很不幸,我想绝对不会。这样说我很难过。但是我们还没有疫苗,我们有能控制艾滋病的药品,但如何把这些救命药品送到不发达国家的患者手中,也是一个大问题。而艾滋病还在持续传播,所以我认为,消灭艾滋病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潘杰客:你开始研究艾滋病的时候,仅仅是对一个同性恋患者的奇怪病症感到好奇。你为什么认为这种好奇值得你用一生去探索? 
                             
                             
       何大一:1981年,我在洛杉矶,在一些同性恋者身上发现了艾滋病最早的几个病例。我当时认为,这是让人着迷的科学发现。看看后来它对全球的影响吧。很快,在几年时间之内,艾滋病就变成了对公众健康的主要威胁。已经有2500万患者死于艾滋病,还有4500万人在带病生活。如果得不到治疗,他们也将因病而死。在后面的10年中,艾滋病患者可能超过1亿。 
                             
       艾滋病感染者如果不接受治疗,99%的感染者将失去生命。不要以为这是某个人的问题,这可是所有人的问题。 
                             
       潘杰客:当你第一次不得不告诉某人他感染了艾滋病时,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何大一:那是1984年。有几个人来到我的诊所,他们以为自己感冒了,但血检显示他们感染了艾滋病,而且非常具有破坏性(到了晚期)。 
                             
        我作为一个医生,已经习惯了给病人们带来坏消息,但大多都是对一些年迈的老人们。而那是我头一次把噩耗带给那些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的人生道路原本还很长,我无疑是给他们宣判了死刑。这样的经历实在是太可怕了。 
                             
       潘杰客:你还记得你最难过的那一刻吗?
       何大一:我想我最难过的时刻是两年前。当时我在湖北省武汉市外的一个小村里,看到一个中国男子因为卖血而染上了艾滋病。那时他已经很消瘦了,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他的妻子有一点智障,但幸运的是她没有被感染。当我看到他两个女儿的时候,我非常希望能为她们做点事。我听说这户人家非常贫困,四个人都挤在一张床上睡,那其实也算不上是床。这两个女孩的前途渺茫,他们家惟一的支撑者,正在等待死神。或许是因为我也有两个女儿吧,那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 
                             
       潘杰客:那么你做了什么? 
                             
                             
        何大一:我希望通过医术来帮助他们。如果我们拥有能恢复病人免疫系统的治疗方法,那么他也许就能多活几年,看着他的女儿们长大成人。我想这对他们家来说意义重大。 
                             
                             
        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回去后,我希望能干更多的事。艾滋病正危害着世界上一些没有特权的人们,他们没有办法去拯救自己。而我感觉自己正在为他们贡献一份力量。 
                             
       家庭观念影响最深 
                             
         潘杰客:你的中文名字叫何大一,“何”是姓,“大一”的意思是一个伟大的人。这里伟大的涵义是什么? 
                             
        何大一:伟大的涵义,我想这要看所指的是什么。人应该在自己所从事的领域追求卓越。 
                             
        潘杰客:那么,伟大的涵义就是专注于你要做的事情吗? 
                             
        何大一:不,不一定要和工作相关。我想这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哲学的态度。 
                             
        潘杰客:你是在哪里出生的? 
                             
        何大一:我1951年出生在台湾的台中,在台湾长大,12岁才离开台湾到了美国。 
                             
        潘杰客:你父亲是江西人,你又在台湾出生。你从中国文化中得到很多启发? 
                             
                             
        何大一:中国文化给我理性的思考方式,对事物的尊重,在自律中很好地完成任务。另外我觉得中国文化对我影响最深的,是它浓厚的家庭观念,我从小就很在意这一点。 
                             
        潘杰客:那中医呢?传统中医为你的研究做出了多少贡献? 
                             
                             
        何大一:目前为止还没有。但我要说如果它有用,我就能把它证明给每个人,将来就不再有中西医的分别了。现在我们已经注意到,中医里的某些植物精华在治疗疟疾方面有很强的功效,所以我坚信在这方面中医还有很广阔的发展空间。至于我们是否能找到有效对抗艾滋病的物质,只有耐心地接受实践的考验了。 
                             
        潘杰客:谁是你年轻时的榜样?
      何大一:在上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两位中国的科学家杨振宁和李政道在当时非常非常有名,他们曾是我的榜样。 
                             
        潘杰客:你知道中国人很看重成名后能够回报家乡父老。你是否也为你的家乡做出了贡献呢? 
                             
                             
        何大一:在过去的四五年间,我一直试图回报我的祖国———中国。在前年SARS流行之时,3月至6月间,我拜访了中国几个地方政府,并且在里面做事。我很高兴能这样做,把从美国学到的知识带回到我的故乡,并且利用它帮助故乡人民,这令我心满意足。 
                             
        总是试图展望明天 
                             
        潘杰客:作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你认为你有缺点吗? 
                             
        何大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我很希望能改变我工作时那种自我强迫的态度。 
                             
                             
        我常常会觉得困惑,因为我,而忽视了今天。有时也只顾着自己快乐,而忘了与家人和同事分享。实际上这一切都非常重要。 
                             
        潘杰客:那么你个性的哪些方面让你和你的父母最感自豪? 
                             
                             
       何大一:他们知道我很有决心,当我想要得到某物,我就一定会追求到底,从不会中途打退堂鼓。我也不喜欢失败的感觉。如果可以选择,我从不选择失败。我想这种性格与我的求学能力是相辅相成的。 
                             
        因赢钱被赶出赌场 
                             
         潘杰客:我们查阅了一些关于你的资料,一些文章说你喜欢赌博,是真的吗? 
                             
                             
         何大一:我不这么认为。你说的这件事发生在我人生初期,那时我才20岁出头。你也可以认为我当时只是在做些关于概率的算术问题。 
                             
         潘杰客:好吧,那不是赌博。 
                             
         何大一:能够数清扑克,把它们记下来,并且意识到在某些情况下你能赢,最后你也真的赢了,这一切都非常具有挑战性。 
                             
        潘杰客:传说你因为赢钱太多而被赶出了赌场,这是真的吗? 
                             
        何大一:我没有赢太多钱,我确实真的赢过,而他们也确实不想让我赢。 
                             
       潘杰客:你当时赢了多少?
       何大一:用今天的标准来看不算多。 
                             
       潘杰客:多少呢? 
                             
       何大一:在一些小赌博中大概是几百或者几千(美元)。 
                             
       潘杰客:20年前吗? 
                             
       何大一:30多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