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中国抗艾先锋桂希恩
 听说抗艾新药在深圳发布,桂希恩马不停蹄地从武汉搭夜班火车赶来,昨日清早6时,他踏上了这座温暖的南方城市。短暂停留半天后,傍晚7时,桂希恩又匆匆奔入车站,连夜折返武汉——很多事情等着做,很多地方等着去调查,很多数据等着研究,很多病人等着治疗,很多学术报告等着写……一切都和防治艾滋病有关。67岁成为抗艾先锋,桂希恩不喜欢等待。  

  趁着中午,记者见缝插针,桂希恩同意接受采访,时间半小时,只提5个问题。采访提纲不难准备,网络搜索引擎提供了近7000个条目,桂希恩的名字始终与河南文楼村、与艾滋病连在一起。 

  百姓对艾滋病人态度有改变吗? 

  歧视依然存在但有较大改观 

  谈起桂希恩,人们第一句往往说:就是那个和艾滋病人同吃同住的医生呀!这几乎成了他的标志性介绍。有了第一个问题:与艾滋病人的亲密接触能不能改变普通老百姓对病人的态度?回答是肯定的。 

  “歧视依然存在,但较原来大为改观。不仅是普通民众开始接受,最令人高兴的是,很多医院、医生的态度也在转变。这是防治艾滋病工作非常重要的改观,与全国上下对艾滋病的宣传认识和医疗战线的努力密不可分。”桂希恩从事艾滋病研究工作多年,不忘宣传普及,近年来四处奔走,点点滴滴言传身教,欣喜看到自己工作的大环境有了很大改善。 

  名气带来什么? 

  有时让人买账省去很多麻烦 

  当初下决心去河南文楼村调查,遇到种种阻力,记载桂希恩那一段经历的文字很多。桂希恩把当时的情形概括为一句话———偷偷摸摸做光明正大事。现在他名望高了,有权威了,就冒出第二个问题:名气对进一步研究艾滋病有没有好处?回答多半是肯定的。 

  “虽然我不在乎名气,但名气有时能让别人买账,省去很多麻烦,能够专心一致搞调查。从前下县城、走农村,了解病人病区的实际情况,就会有人出来说我多管闲事,很不欢迎。现在有了国家政策的支持,当地政府一般都比较支持。特别是当地的医务人员,尤其欢迎,他们希望从我这里得到最新的消息,最新的技术,我也乐意尽所能给基层防治艾滋病工作出一点力。”桂希恩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当初令他、令所有人震惊的土地,又把更多精力投入其他村县。名气能让他走了更多地方,了解更多的现实。 

  可名气也带来一些麻烦。桂希恩坦言,被各地的大小媒体“骚扰”最令他头疼,有时甚至减少了他接待病人的时间。此外,各类活动、讲演、讲课虽已压缩到最少,但也占去了部分时间。桂希恩说,他打心底里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本职工作上,有太多的研究等着做。 

  现在忙什么? 

  上课,医疗,研究 

  像所有医生一样,看病是桂希恩的主要工作———他面对的是从各地赶来的艾滋病人。推行艾滋病免费治疗一年多来,桂希恩接待了近千名患者,最远的来自海南。 

  目前,桂希恩除日常给学生上课,主持医疗外,他对艾滋病防治的研究从未停止。来深前一晚9时多,他刚从农村调查回到武汉。每年他都要为学生们讲“一个传染病医生的回顾和展望”,用大量事例告诉学生:农村需要知识,农村缺少好医生。他希望自己的经历对学生有所帮助。有了第三个问题:现在忙什么? 

  谈到正在进行的课题,桂希恩立刻滔滔不绝。“首先我还是要照老路子走,更多更广泛地进行实地调查,才能比较准确地得到研究数据,这是一切工作的基础,这需要花时间。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桂希恩十分关心防艾药物研制。得知深圳市武汉大学金球中药现代化工程研究中心发布新型中成药物,他在百忙之中抽身来看一看。 

  母婴和家庭内传播是桂希恩近来重点研究方向。“在接触到的60对夫妻病例中,只有6对双方感染,这说明性行为传染艾滋病,但也说明单配偶婚内性行为的传染率相当低。我希望大家都能接受这些知识,因为它们是有科学依据的。” 

  目前防艾重点是什么? 

  提高基层单位防治水准 

  桂希恩来深圳次数不多,对这里的艾滋病防治情况不太了解。第四个问题,集中在南方沿海经济较发达地区实施防治措施的重点和前景。“前些日子我收治了一名艾滋病患者,此前患者在北京和武汉的一些大医院都曾检查过,但都没有检测出是艾滋病。说明目前的防治工作还是有缺陷。目前的医院门诊医生总认为艾滋病属于传染病,应该由传染科负责,他们缺乏艾滋病相关专业知识。” 

  “提高基层单位的防治水准,是目前全国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点。”桂希恩显得忧心忡忡,“目前有临床经验的治疗艾滋病的医生寥寥无几。就算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大城市,有临床治疗艾滋病经验的医务人员也十分有限,这就需要加紧这方面的培训。” 

  “防治的另一主导面就是民众,最直接的手段应该是安全套的普及使用。哪里都有高危人群,深圳也不例外,防治工作就得从这里入手。把高危人群的问题解决好了,大众防治工作才能行之有效,才能信心饱满起来。”桂希恩言简意赅。 

  怎么看有关自己的报道? 

  我对我说的负责你对你写的负责 

  最末一个问题:怎么看写自己的报道?低调的他向来不喜欢自我宣传,那么多写他的稿子,经他过目的只有两篇。连自己医院写他的宣传材料他都没看过。只是有一次坐在台下听台上的人念,觉得不对劲,才拿过来详细改了改,原则只有一个:实事求是。 

  他很认真地说:“我对我说的负责,你对你写的负责。这是我们的工作,门类不同,原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