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性病防治网
家庭中的“艾滋”感染
 在艾滋病知识不断普及的今天,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艾滋病传播途径,有越来越多的人懂得了自我保护。然而,自身没有高危行为是不是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呢?严峻的现实告诉我们,在艾滋病早期流行国家发生的家庭中的感染,在我国也已出现,其中女性是最主要的受害者。需要引起全社会特别的关注。   
  两位女性的遭遇 
  杨敏新婚不久,丈夫对她一往情深,她却常常一人暗暗流泪。杨敏告诉记者,去年年初她的前夫患艾滋病死了,随后她也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所幸的是,他们一岁的儿子没有被感染。于是,孩子的奶奶不同意她带孩子,执意将她的孩子送给了城里的一对夫妇。因为想孩子,她的眼睛都快哭瞎了。邻村的一位青年对杨敏由怜惜而爱慕,与她结为夫妇。新婚丈夫是初婚,杨敏很想为丈夫生个孩子,可是她真怕生不出健康的孩子,也总在担心着把病毒传给丈夫。 
  在与记者长谈的一个多小时里,杨敏一直在流泪,她想不通前夫辛苦在外打工怎么会染上艾滋病,她更想不通自己一个良家妇女忽然间也成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她说她听说过艾滋病,也知道艾滋病怎样传染,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艾滋病会降临到她的身上。 
  如果说杨敏是位没读过几年书的农村妇女而缺乏自我保护意识的话,王芳是一位知识女性,却也由丈夫传染了艾滋病病毒。王芳的丈夫从国外留学回来,即筹划建起了自己的公司,而且越办越红火。看丈夫做得辛苦,她辞职为他做助手,帮他料理公司杂务,照顾他的起居生活。夫妇俩感情之好,令亲戚朋友大为羡慕。后来,丈夫病倒了。她万万想不到的是,丈夫患的竟是艾滋病!当丈夫向她坦白在国外的出轨时,王芳早已被传染了。 
  夫妻间传播已经凸显 
  吴尊友博士,中国CDC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健康教育与行为干预室主任。过去10年间,他深入国内各艾滋病高发地区,展开了大量而深入的调研。最近他走访的我国南部一个30万人口的县级市,当地农村已发现12名孕产妇女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她们的丈夫都是外出打工的农民,每年往返于城乡之间。 
  吴尊友博士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家庭中的夫妻间感染,在艾滋病早期流行国家已广泛存在,在我国近两年也已凸显出来。其中女性是主要的受害者。在我国一些艾滋病高发地区,孕产妇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已高达1%。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在南部一些边境地区,境外的卖淫女艾滋病病毒感染率高,而卖淫价格又低于境内的卖淫女。于是,一些长期在外的流动人口,通过与境外卖淫女的性接触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又把病毒带回了家,传染给了妻子。在这样的感染中,妻子没有一点的防范意识。所有的艾滋病预防知识,在她们看来都是与她们无关的。因为,她们没有高危行为,她们只与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她们感觉自己是安全的,而对于丈夫在外的高危行为、并由此带给她们的危险全然不知。 
  记者今夏走访广西自治区时了解到,今年1-7月,该自治区对121对自愿咨询检测的夫妇进行的血清检测中,发现通过性伴在夫妻间传播的有84对;今年上半年,他们已发现6例儿童通过母婴传播途径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流行病学资料显示,在艾滋病的传播中,女性较男性更为易感。年轻妇女和女童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机会是同龄男性的2.5倍。在性行为中,男性感染者将艾滋病病毒传给女性的危险性,是女性传给男性的4倍。吴尊友说,从生理方面看,女性的生理特点,决定了她们在性行为中暴露面大,感染的几率大。从社会方面看,女性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卖淫妇女,在性行为中很难行使自我保护。家庭妇女也会因丈夫在外的高危行为而受染。从心理方面看,女性较男性有着更为复杂的心理,对家庭,对孩子,想得更多,心理负担更大,在艾滋病面前也更为脆弱。 
  女性感染增多意味什么 
  许久以来,女性感染率一直被作为衡量艾滋病流行强度一个最为关键性的指标,而受到全球的极大关注。10年前的统计资料显示,男性是艾滋病的主要受害者,而最近6年来全球女性艾滋病患者与感染者比例已从41%升至50%,而且女性艾滋病新病例超过男性。在泰国,1990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女性所占比例不足13%,而今已超过了35%。在我国,女性感染者的比例近年也在快速增长着。 
  吴尊友指出,女性艾滋病病毒高感染率,意味着人群中艾滋病病毒传播的进一步加剧。卖淫妇女中的高感染,会迅速播散给嫖客人群,并以此为桥梁,传入一个个家庭,而进一步带来母婴传播问题。中国CDC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近年进行了一项艾滋病毒母婴传播现状调研,调研人员对云南、河南、新疆等10个省、区、市87名感染母亲所生的94名儿童展开追踪,对追踪到的75名感染母亲所生的80名儿童作了系统调查,从中发现,其母婴传播率为35%左右,明显高于西方发达国家15%-25%的传播率水平。